无术不学。

我是一句。小短文爱好者,被郑号锡迷死的高三狗。

你连自己的醋都吃吗

上篇坑了,唉……终究是代入太多别的东西了,写得烂自己也堵心。
还是那句话,糖锡实在是甜到齁的一对啊。怎么都刀不起来。

写个傻白甜的无脑恋爱文好吧,给自个乐呵乐呵……
闵玧其,猫咖店老板。
郑号锡,心理医生。
瞎堆私设,更期不定。

0.

夏日的午后不免让人有些燥热。人们总是懂得如何去犒劳自己的胃,所以这时的冰饮店总是忙得恨不得长出三头六臂,也只怕是照顾不了进进出出的客流。大家急躁地等待着,身体上的热度与手上冒着冷气的“宝物”俨然是冰火两重天。

郑号锡拖着比较沉重的步伐挪到这坑死人的仿佛不是来赚钱的却又听人说特别牛皮特别嬲塞的猫咖店,可面对罢工的电梯,纵然是郑号锡也恨不得骂娘。
这他妈的什么鬼咨询者啊偏偏选择这么偏僻的店子还说什么没有猫静不下心来说明问题,自己不知道养猫?现在人都这么矫情的吗?看在酬劳这么高的份上……
可一敲开门,郑号锡惊了。
这,这……
天堂吧?
各类郑号锡叫不上来的纷纷探出脑袋盯上了这位“不速之客”,其中有一只怕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恨不得向同科的老大哥方向进化一下。居然在观察了这个人类并下了“应该很好欺负”的结论之后,撒开腿就往郑号锡那蹦,低下头嗅嗅他的裤脚。软呼呼的东西在他腿边蹭来蹭去,郑号锡的脑袋立刻咻的一下死了机。至此,根正苗红的郑号锡同志宣布加入光荣的猫奴团。

“喝点什么?”有些清冷又富有磁性的嗓音适时响起。
被布偶纠缠半天,才换下鞋的郑号锡循声望去,吃了今天以来的第二惊。
然后他觉得他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痛了,对这家店为什么开在这天杀的第九楼的疑问也没有了。就连讲心里咨询地点设在这的那个有钱没地花的其实根本没有什么破心里问题的傻逼顾客,也恰好发了短信过来。说有事耽搁,干脆挪到下周。还说是这家店的老顾客,饮料随便点,他全包。
于是他麻利地坐了下来,也顾不上管诸如“爱喝不喝”,“不喝拉倒”,“苦不死你”的奇葩饮品和甜点名,随手指了一个,就开始了他和其他猫的打好关系之路。
毕竟以后可是亲儿子亲女儿,打通这一层,还愁泡不到帅哥吗!

评论(2)
热度(19)
© 无术不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