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术不学。

我是一句。小短文爱好者,被郑号锡迷死的高三狗。

你连自己的醋都吃吗

被盯上的闵玧其还没想到,自己已经被这个男人给一见钟情了。不仅如此,连自己的猫也被算计了进去,一只不少。

1.
郑号锡手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撸着猫,眼睛也不闲着,时不时地瞟向右边。闵玧其的手臂因倾倒糖浆与搅拌咖啡钱啦起的肌肉,与白衬衫领口上方路出的一小段脖颈,淡蓝色的头发乖乖的服帖着,顺得仿佛他手中手感颇好的猫毛。
“真好看啊。”郑号锡想。180°弯男代表的他再一次被闵玧其的美色攻略。
要是能把他拐回家……那这些猫岂不也都是我的了吗?妙啊!

胡思乱想了好一会,回过神来时闵玧其已经托着饮料盘放在了郑号锡面前。郑号锡想着时刻注意把握机会,便拍了拍身旁的座位。毕竟一开始就知道那位傻多速的主子“包了场”,那久坐一会也无妨。让自己被二世祖们给摧残的脑子也可以休息一下,欣赏一下毫不油腻的美貌。 闵玧其没推让,坐了下来。

一开始谁也没说话,但双方都没有觉得尴尬。郑号锡毕竟是有专业素质在那,他发现闵玧其这个人看上去高冷得不行,骨子里似乎都流露着“老子不食人间烟火不要ky不然……也不会怎样反正我就是不会吊你”的气息,但实际上挺随意的,从他的肢体语言就可以看出来。随意搭着的腿,稍微有点皱的衣服,已经有段时间没有修理的指甲。

郑号锡掩饰了他看到对味的就下意识怂的臭毛病,转了转冰咖啡杯里的铁勺,缓缓悠悠道:“饮料十分好喝,毛也特别可爱……但您你把店开在这个位置,会不会太偏了一点呢,不会影响客流吗?”郑号锡中途停顿了一下,堪堪咽下了差点脱口而出的“老板也很好看”。
闵玧其稍稍打量了一下郑号锡,往懒人椅上一靠,看上去十分吊儿郎当。郑号锡鬼迷心窍,觉得闵玧其什么姿势都好看。呃……好像有点歧义。

“大家共同的慈善家,没事干总喜欢往这儿跑。出手还特阔绰,基本解决掉了我们的生活需求。”
郑号锡当时还不觉得有什么,后来一回想才发现,原来早在这个时候,闵玧其就告诉了他一切。只是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也没有太在意。
“金泰亨?”
“嗯,不知道这位少爷闲着没事为什么不去泡吧。”
“唉,资本主义小情调……他们都把看心理医生当作时尚潮流的。混个猫咖也不算什么了。”
两个人对这个“十恶不赦”的富二代同志抨击了一段时间,双方顿时成了共同阵营的同志——这还是要感谢某大财主的直接影响。 可怜的是金泰亨,不知不觉被他哥卖了个底掉。

按照常理,金泰亨这个时候该打一个喷嚏意思意思了。
但他没有,他正在得意洋洋之中。因为凭他的直觉,他这次给闵玧其这位哥凑的这个对,估计能成。虽然他次次都这样直觉,暂且到现在还没准过。
“毕竟,我号锡哥这么好。玧其哥不吃我可就追了。”他半阖的眼睛睁开,发现徒劳无功,又赶忙闭上,和周公约会去了。

午后的阳光,总是暖烘烘的,让人在幸福中交谈甚欢,让猫在玻璃杯的折射下拱成一团,在巨大的办公桌上毫不避讳地呼呼大睡。

评论(1)
热度(23)
© 无术不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