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术不学。

我是一句。小短文爱好者,被郑号锡迷死的高三狗。

你连自己的醋都吃吗

2.
原本一个人,一杯咖啡,一张桌子。用来消磨时间似乎远远不够。现在人是一加一了,除了还是一张桌子,猫们还是该活泼的活泼,该爱答不理的爱答不理之外,时间却是加了速,显得十分不经用。一弹指便是一整个下午的流逝。 郑号锡和闵玧其居然是十分的投缘,其熟络的速度堪比火箭升空。扯完金泰亨这犊子扯养猫,扯完养猫再扯独居,扯完独居扯上了工作……晕,俩大男人的,也这么能侃,这大山侃得也跟珠穆朗玛峰差不多高了。
好容易都说累了,郑号锡眼看时间掐得挺准,正准备开口邀请闵玧其共进晚餐。嘴张到一半被闵玧其抢了先。 正好,从善如流。郑号锡顺势把小圆张成了大圆。

因为我们闵大佬说,他来做饭。
?!
不嫁何撩?
郑号锡震惊于闵玧其的贤惠之余,觉得自己十分幸福。毕竟第一天就能吃上未来老婆做上的饭菜,他表示非常满意。

17:35 系统显示闵玧其起身。
17:36 系统显示闵玧其进入厨房
17:40 无响应
17:50 无响应
18:30 无响应
……系统故障,建议重启。

郑号锡终于坐不住了。也就两个人的量,不至于这么长时间半点反应都没有。正打算冲进去看看怎么回事,没料到打开门一看:得!这位哥还在跟案板上的一颗宁死不屈的土豆小眼瞪无眼。
郑号锡:“……”
他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没给他跪下。
闵同志显得十分心安理得:“这土豆太丑了,找不到地方下手。” 郑号锡盯他半天,盯得他十分淡定地红了脸,两人一起大笑起来。
郑号锡接过闵玧其手里的刀,他说,
“哥,我们一起做吧。”

那头金泰亨的“午觉”时间也总算是结了尾,上辈子只怕是睡神转世。他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伸出爪子按下接听键,通了刚好响起来的电话。电话里是个焦急的女音:“社长,95号朴智旻躲着不肯上台!”
金泰亨翻了个白眼:“惯得它能耐,它不上台多得是猫要上。把它关小黑屋,今天的小鱼干也免谈。看这傻球什么时候清醒。”
那头助理更急了:“别吧,智旻喵最萌了,只有它围着我转圈圈肯给我撸毛我一个人苦逼兮兮地加班也是它陪着我……”
“我就说他那天到哪里鬼混去了深更半夜才回来。”金泰哼随之换了个语气,“姐姐,上这么久班一定很辛苦吧,泰亨给你放个假好不好?让智旻在小黑屋里陪着姐姐嘛,这个主意很棒对嘛!”金泰亨的奶音一出,那边就没了动静。等到他把这一箩筐的不怀好意倒完,对方立刻出了声。 “小黑屋是吧?好的,马上去办。”
挂上电话,金泰亨踱了几步从宽大的办公桌上纵身一跃,摇身变回人形。
“啊,玧其哥和号锡哥那儿怎么样了呢?过去看看吧。” 他扭扭脖子,满意地发出一声叹息。
“还是原形睡觉舒服啊,这人形睡得脖子都要断了。”

评论(1)
热度(23)
© 无术不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