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然撰魚喂。

我是一句。小短文爱好者,最近死在dc坑。

彩色气球飘忽的天.

“所以说小青峰应该改掉老吃哈根达斯的习惯。”一脸不满地看着左边叼着勺子有着独爱草莓味癖好的黑不溜秋的奇怪男人,黄濑终于憋出了这话。

哈?还不是大多数时候都是one on one时下的赌注,谁叫你老是赢不过我。”丝毫没有羞耻心地反驳了对方的话后伸手挖走了人杯中一大坨雪糕,“唔,怎么你的好吃些。”

“欸?!小青峰你个混蛋!”看着对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笑着溜掉了气愤地上前追去。

诺大的游乐场却不难找到他的踪影,气喘吁吁扯住人的袖口只换来一句“太慢了”气急败坏地拧了一下人的肉。

“哇啊黄濑!”吃痛的青峰条件反射捂住自己被掐的微红的手臂:“下手太狠了吧!”

“还不是小青峰先挑拨的!”皱眉盯着对方眸子看见从中映出自己清晰的模样愣了愣神偏过头去,“不过这里的娱乐设施也真够无聊的。”

“那这个?”青峰指了指不远处的垂直过山车。

黄濑稍稍犹豫了一下,他确实不太敢坐这样的过山车,可犹豫没多久就被青峰无情打断:“果然你,还是不敢吧?”

“谁说的!”被激将法钩上勾无数次的黄濑,这一次依旧被骗得团团转,以比平时还快很多的速度向那个方向走去,青峰不紧不慢地跟在他身后,嘴角那一抹不易察觉的笑,久未隐去。

当近距离地感受到过山车带来的刺激感黄濑心里还是打起了退堂鼓,但既已夸下海口只得乖乖站在那里。尖叫声由远及近侵袭着黄濑的耳膜,不安地四处打量忽地感觉到耳边传来的瘙痒感及令人安心的音色,和只跟他一个人说话时才有的音调:“我在旁边呢你还怕什么。”

尽管无奈与对方臭屁的表情但心确实彻底平静下来。青峰是黄濑的强心丸。

“不过你不会被吓得尿裤子吧。”

忍无可忍的黄濑毅然跨进了车座自己系好安全带扭头不看人。

过山车开始启动,沿着铁链向上爬升,到达最高处的时候停止下来。黄濑眯起眼睛,想看又不敢看下面的风景。他瞥到某一个地方大量的彩色气球,在风中轻轻摇曳。他没注意到,车子已经慢慢往下滑了。

当车子以级快的速度向下坠落时黄濑想做好准备已经来不及了,青峰抓住他微颤的手吻住了他的唇,温热的感觉蔓延开来消除了他失重的恶心感。

“其实……………也不是那么可怕嘛。”黄濑缓缓走下车转头对着人说。

“要不是我你早就哭鼻子了吧”

“我又不是女孩子才不会哭鼻子!”

“那这个?”指尖勾去人眼角的泪珠,“这是什么?”

“……………"

青峰笑了笑凑在人耳边说:“你不知道你现在的表情有多棒。”

黄濑被人噎得说不出话来,干瞪着青峰扭过头:“变态。”

“那我现在变态给你看啊。”说着手顺着人脊骨缓缓向下延伸。

迅速推开人跑远,直到跑到之前看到的那个气球摊子前移不开眼,正准备继续往前走时被人擒住手腕。

“要这样才好玩。”递给了摊贩钱接过所有的气球拽着黄濑走到一片空地上停下来。人们纷纷驻足看着一个很黑的男生牵着另一个很帅的男生,手中还有一把气球。

青峰松开手任凭气球缓缓升入空中。

黄濑的瞳孔被蒙上一层彩色。

但黄濑的心里,只有那一抹颜色,从遇见他开始,

从未改变。



评论
热度(12)
© 坦然撰魚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