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然撰魚喂。

我是一句。小短文爱好者,最近死在dc坑。

夜宵。喻魏


#私设有。
#小短文爱好者。
#ooc的话请一定要指出来。

魏琛虽说退役了,可三十猛如虎,四十斗地主。更何况如今混进了兴欣公会,生物钟自然是乱得乱得不能再乱。现在已经是凌晨了,魏琛依然神采奕奕的。房间里的灯已经暗了,显示屏上的光映在他的脸上,发白的亮。

“他妈的,这帮兔崽子们真难缠。”魏琛一拍关掉电脑后的键盘,长吁了口气。打开房间想知道之前敲门后自己大吼了一句“老子打boss呢想找就等着!”的那人还在不在,扭开锁后出现在视线内的是一张白净温和的脸,他笑着:“魏队。”

魏琛应了声。让他进来以后懒懒地开口:“你小子来干嘛?距离季前赛也不远了,还不敢进去准备,等着被秒啊?”

喻文州却不回答,只是说:“这么晚了,魏队肯定饿了吧。我带了夜宵,魏队跟我一起吃吧。看在我站了那么久的份上,就不要拒绝了。”

都已经带上来了,还站了这么久,怎么拒绝啊。魏琛腹诽。接过了他手里的袋子放在餐桌上:“进来啊。”

喻文州熟练地从柜子里拿出拖鞋:“没想到过了这么久,魏队家里的摆设还是跟以前一样啊。”

“啰嗦。”魏琛打他的反口,“谁家不都差不多,我这还不是懒得整理。”

“是,是。”喻文州打开了盖子,魏琛看到几个盒子上方冒出来的点点热气:“呦,还是热的?”

“魏队,现在是大夏天。”喻文州扑哧一笑。

“大夏天怎么了?大夏天菜就不会凉了?”魏琛不忿。

“我在怀里捂着呢。”

魏琛心里突然有些酸酸的,他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他突然想到以前,这个青训营的小兔崽子,突然就长大了。

嘴上辣着,眼睛也辣着了。

喻文州吃得比较少。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魏琛被辣得发红的嘴,掠过一桌残骸,轻轻吻上去后,起身走过去从背后拥住魏琛。

“我回来了。”

魏琛本来想说你这个死崽子,但出口的还是,

“欢迎回来。”




评论(10)
热度(29)
© 坦然撰魚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