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然撰魚喂。

我是一句。小短文爱好者,最近死在dc坑。

界限。KSK.


0. “只求当年七分才力,将你描摹无虞。
难现锦绣字句,折煞玲珑瓷笔。”

工藤新一沉默片刻,优秀的侧写能力在瞬间消失殆尽。他按住太阳穴思索片刻,大笔一挥。三个两字词语稳、准、狠地成功概括了他所要描述的人之特点。
“混蛋,流氓,人渣。”
直指现在正在他床上呼呼大睡的一团不明物体。
黑羽快斗。

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工藤想。黑羽快斗消失了两年,又鬼魅似地现身。当大学宿舍是收容所?再者……他好像变了很多,成年之后的气性只能由外部环境改变,天知道是什么让他这样一个人变得如此内敛。
就好像。啄了自己的爪,撕了自己的羽后,到初长成后那一瞬间展翅飞翔之前蛰伏的蓄势待发的鹰。
突然,在工藤凝视黑羽的视线中间,好像起了一层密集的雾。将他们隔绝开来。
黑羽快斗,我从未真正认清过你?

“黑羽快斗已经不是从前的黑羽快斗了。”过了许久,那么多人表情不一或直白或委婉地告诉他这句话。也曾亲眼看到过,甚至被人亲口承认过。但他仍,在潜意识里,不敢相信。亦不愿相信。

“不甘愿默认是我江郎才尽,陈言勿去又何用闲人提醒。
越记得清晰,越难求神似。”

ft:一个脑洞,源自一首《好梦如旧》。依旧努力想写长篇……

评论
热度(12)
© 坦然撰魚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