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然撰魚喂。

我是一句。小短文爱好者,最近死在dc坑。

界限。KSK.



1. “黑羽快斗!!”
黑羽猛然惊醒,在老师发飙之前火速躲避扑面而来的粉笔头,还不忘一边扭头冲着他的同桌咬牙切齿一边做口型。为什么不喊我!!!
“哦,忘了。”工藤对着他就一标准露齿笑,黑羽不由得在脑中连番滚动弹幕“牙尖嘴利,皮糙肉厚,卑鄙小人……”工藤表情未变,仿佛回答了他似的:“谢谢夸奖。”
操啊!黑羽悲愤地想。不就害他和那个靓妹吹了吗,至于这么赶尽杀绝?!好吧我承认是有那么一点点小私心,但谁又说了撞见虐狗现场之后不能嚎一嗓子呢?吓跑妹子自然不是本意……吧。
“和她无关,我只是看你不爽。”冷不防一句,打散了他的胡思乱想,却忽地激起了黑羽一阵怒火中烧。
“好啊,那我们斗到底呗。”
世事难料。两人又怎么知道,这一句似有心似无意的话,讲两人之后的命运羁绊贯彻到底。

工藤原本的凌厉射门被黑羽一脚截断,在左躲右闪中已经转而进了一球。
“工藤和黑羽那两个家伙真是势均力敌啊!”
“那可不,他们一年前就开始你追我赶了。难舍难分得跟小俩口一样……唔!话还没说完就被当事人一毛巾抽得蒙了几秒,毛巾一落便看见了某人的皓齿明眸。“嘴上没把门?下次记得带个拉链啊,或者干脆上个锁算了。”
尽管是玩笑话,那人还是莫名地打了个寒颤。
工藤哈哈嘲笑那人,眸子却瞥着对面那个同样在擦汗的人。
难舍难分?分明是穷追不舍吧。
现在的工藤万万想不到,不过几年的斗转星移,四季变换。竟然能让两人角色调换,好生演绎了一场名为物是人非的戏剧。
黑羽突然对上他的目光,给了他一个胜券在握的笑容。
嗤,不要得意忘形了。工藤的兴奋像海潮一般不断冲刷着他全身,原本疲惫的身体再次被激发出了源源不断的力量。
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喂!工藤。你心心念念的美女老师来了!”京野快步走过去,朝着工藤后背大力一拍,“搞什么,还在拼魔方?虽然你单身多年可手速怎么还没见长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工藤手中不见减速,京野自然地将话题转了个弯。
“黑羽那家伙天天找你呛,你不烦他?”
工藤沉默,讲拼好的魔方“啪”一声按在桌上。
当然烦啊。
但每当盯着那个人的眼睛,谁都不会扫他的兴吧。

黑羽身上的衣服松松垮垮,那双眼睛无声地锁住工藤。工藤脑中要问的问题顷刻糊作了一团,顿时变得没好气起来。
“喂,睡饱了赶紧起来。超时按分钟收费。”
“我身无分文,出卖色相可以吗?”黑羽耍赖皮地一笑,获得了工藤新一的一记冷哼。
“……”
“你的色相不值钱吧。”
黑羽努努嘴巴。两条长腿交叉靠着,满脸的委屈吧啦。“我就借宿一天嘛。”
“为什么两年没来上学?”
“家里出了事,一时周转不过来。”
似乎挑不出什么毛病,工藤沉默下来。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两年的光阴像是虚无梦境。眼前的人是和他一直朝夕共处的。
工藤把这不切实际的幻想从脑子里扫了出去。
“借宿完毕,那我走啦!”
工藤是打算要说什么的,但他发现无从说起。

黑羽用不知道什么方法再次入室。宿舍还是采光好,阳光月光都能让它泻进来,讲室内一览无遗。
工藤仍旧贯彻落实懒汉作风,能放着绝不动手。衣服在床角摞得颇有建造摩天大楼的架势,茶几上的吃了一半的面包,书桌上虽不多但铺陈开来的报告……黑羽到现在才能仔仔细细环视一番,因为早上他几乎是落荒而逃。
怕被看出端倪。
什么都没变啊。时光不会在他身上留下痕迹的么?黑羽不由心生疑惑,然后替他收拾了衣服与食物。他做得十分不紧不慢,毕竟在一个屋檐下生活是他隐晦的埋藏在心的愿望。此刻须臾,就让他好好享受一下吧。
最后的步骤行将落定,黑羽回头又用视线紧紧缠住在床上发出均匀呼吸的人,拼命将这片刻定格。
黑羽快斗,从小被父亲这个大魔术师教导要活出一张扑克脸。即便他后来为了某人阴差阳错选择了当警察,依然十分有用。如今要“重操旧业”,那本该无一丝情绪的脸上却出现了裂痕。他百般复杂,千般无奈,万般不舍。
而在下一秒,他仍选择臣服于世俗的命运中,再次将面具戴上。

ft:本来写了点肉渣,想把感情线延长一点……嗯,爱而不得。但不会一直这样的!!(…





评论(5)
热度(19)
© 坦然撰魚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