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然撰魚喂。

我是一句。小短文爱好者,最近死在dc坑。

界限。KSK

http://aominetsuchi.lofter.com/post/1cc0df9c_f6e9f04

那我加个链接,上一篇的。

2. 风雨如晦。
黑羽懊恼,平日可没有带伞的习惯。天公又不作美,好生发了一通脾气,雨都被吓得如同瓢泼。
余光瞟见一个女生犹犹豫豫地走过来,不由暗自叹了口气。
“那个……黑羽同学,你是不是没有伞……”女生鼓起勇气,可话还没起个头主动权就被夺走了。
黑羽眼睛一弯,转过头来。
“啊,我正准备和工藤那家伙一起回去,我和他刚好顺路欸。你只有一把伞,我怎么好意思占用呢?你这么好看的头发被淋湿了多可惜啊。”
希望工藤回来不要戳穿我……希望这个女孩快点走……
工藤此时正好回到教室。一看到当下情景,立马分析了个八九不离十。他走到座位勾住书包往肩上一靠:“你给我快点啊,我回家还有事!”
黑羽谢天谢地,立马起身。对着女生友好地挥了挥手,快步和工藤走了出去。
雨声噼里啪啦,在场的所有人可能都被挑动了神经,因此做出了一些平时不会做的事。

“你怎么谢我啊。”工藤举着伞,慢慢地踱着步,“不但替你解了围,让那妹子的少女心破碎了,还让了我未来女友的伞位给你。”
“小气!”黑羽控诉,“下次我带伞让你个位不就行了!”
“蠢货,那能一样吗?”工藤白他一眼,未料一脚踏入水洼。
“……”
黑羽毫不留情地嘲笑他,被工藤木着脸戳了出去。两个人像幼稚园小朋友一样,在不出几秒就全身湿透的雨中拳打脚踢,闹着玩似的醉翁之意不在酒。最后又各自狼狈着满身泥水对视一眼,哈哈大笑。
笑年少轻狂。肆意妄为也能被热血原谅。
代价是泥猴子们差点被猴子妈们叉出去。

工藤冗长的梦至此终结,明明天还未亮他就拖着一身懒怠睁了眼。有些疑惑为什么会梦到高中时期这个和他八字不合的人,大概是日有所思吧。
懒虫分子又肆虐起来,抵掉了他还没来得及体会到的思念。一个回笼,却是无梦。
若说日有所思的另一种表现形式,要属淋雨当日的高中生黑羽快斗了,苦了这一天到晚到处不自知瞎撩的捣乱分子,竟是被梦中那一丝春光所缚。而且越缚越紧,挣扎无望。被他一半忧虑一般甘愿地将错就错,径自跌入那深不见底。
而黑羽那梦中人,竟无从知晓。

ft:这次很狗短,也没有按时发出来……不要打我呜呜呜!同样谢谢你们的喜欢!看得愉快!(这么短谁会愉快啊

评论(3)
热度(13)
© 坦然撰魚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