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然撰魚喂。

我是一句。小短文爱好者,最近死在dc坑。

界限。KSK(你们想be还是he?)



虽然已经更了这么多了……但还是有必要说明一下,这篇文是以高中生黑羽和工藤开始,持续的一段故事。文中歌曲是整个感情戏的主题,虽然是古风但是我觉得还是适合的!吧!希望看得愉快!

4. 和什么告别呢?
和那已经飘散了的年少轻狂,和换回来的小心翼翼。
自那梦中的温柔乡不请自来以后,黑羽仿佛魔怔一般的一连几天都不太正常。曾经与工藤的关系虽说不上亲密无间,却也“其乐无穷,妙趣横生”。虽比不上姜太公钓鱼,工藤倒也乐意配合他犯傻。
可瓢泼的雨一停,那蛛丝链接起来一般的看似坚韧的关系却啪嗒断开了。黑羽一开始还不以为然地继续着他对工藤的骚扰,不厌其烦最终还是被罪恶感打败了。因为他发现,他对工藤的占有欲不知不觉地上升为极致。尽管对恋人来说这样的冲动情有可原,但作为初恋黑羽不得不说还只是一个青涩的“少年老成”。

“爱和占有间界限有多细瘦,是否小过眉峰里藏墨暗钩。”

那天体能测试,排在工藤前面的女生是公认的娇弱公主。想必一听就知道这个带着浓浓的讽刺意味。装弱不参加晨练,各种手段都能使出来……而这种不能不做的体能测试,才能把她这尊佛像给请出来。还要被从头到脚地指责一番。
“哎呀我这皮肤可晒不得……”
而大家也都知道,这位公主不顾颜面追了大半年的工藤,也明里暗里被烦了千遍万遍。任何真好脾气或者假好脾气都要被磨得一干二净。
她又会搞什么幺蛾子呢?那就是,跑完八百米之后顺势倒在了工藤怀里。
黑羽看到这一幕,只觉得浑身的血液从四肢百骸全部抽出来,直往脑袋上窜。
工藤不动声色地把她推来,只说了声:“去那边休息。”
公主的病又犯了,她不甘地跺了跺脚:“我要陪你!”
工藤还没开口,那边已经响起了一个声音。
“你都这么虚弱了,我扶你过去休息吧。”黑羽淡淡地接到,表情没有了以往的无赖似的笑,而是要阻止什么似的漫不经心。
公主忿忿,继而还是哼的一声转身走了。
日子以天算,汇成了白云苍狗。
谁能知道少年人多少次午夜的辗转反侧,又有谁知道他有多惊慌。
害怕变质,害怕腐朽,害怕自己龌龊的心思将心上人在心中的无比纯洁玷污。最终缓缓地化蚕为蛹,作茧自缚。
工藤却完全不知道黑羽的煎熬,以及缓缓到可以忽略不计的拉远距离——快要毕业了。
黑羽曾问过工藤想考什么,选什么专业。工藤不假思索:“警察。”
“警察确实很酷啊!我也有这个想法。”
工藤笑了,那就一块吧。
“真枪实干的,到时候你可别拖我后腿啊。我可励志成为一流的狙击手。”
“还是你别拖我后腿吧!”

往事随风而来,又去。黑羽不曾想过。他对工藤怀有的不可说的心思而避开他,却避不开那千转轮回。
造化弄人。

ft:会甜的!


http://aominetsuchi.lofter.com/post/1cc0df9c_fa47371上一篇~

评论(3)
热度(5)
© 坦然撰魚喂。 | Powered by LOFTER